王瑤:魔術箱里走出來的中攝協主帥

/ 分類: 每日推送 / 閱讀數:75677

此文原載于《中華兒女》雜志2015年第14期總第405期,有刪節




王瑤十一屆全國青聯委員,

為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

我常想,這世界上還有哪一種藝術能像攝影一樣定格現實的世界、凝聚流失的時光、留下攝影人的追求和判斷,如同那些經典之作,一百年、兩百年之后仍然從容面對后人,傳導著歷史的思緒、真理的力量、靈魂的光芒、生命的芬芳。這就是攝影的價值和力量。”  


王瑤心中,攝影是神圣的事業。

  

作為世界新聞攝影比賽“荷賽”金獎獲得者,攝影同樣是王瑤感悟生命、表達情感的方式。今天一起來聽聽王瑤的攝影故事。



魔術箱里走出來的攝協主帥

  

王瑤的“攝齡”,只比她的年齡小5歲。幾十年來,數萬張方寸照片,連綴起她一路拼搏、不斷戰勝自我的攝影人生。

  

“我的父親酷愛攝影,從小我就耳濡目染,對攝影很感興趣,在我5歲那年,父親手把手教我平生第一次按下了照相機的快門。從那時起,我就深深喜愛上了攝影。”在童年王瑤看來,父親的照相機就是能夠變出一切的魔術箱。


五年級開學那天,小學生王瑤拍下了同學們走進校門的瞬間。這張片子被《中國日報》以“開學了”為題發表,“新聞點是那一年部分學校的學生穿上了統一校服、背上雙肩書包”。后來這張照片又被《中國青年報》轉載,并獲得當年全國好新聞一等獎”。17歲時,王瑤當選為北京中學生通訊社社長,并在學校的支持下舉辦了個人攝影展。



1988年,王瑤考入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攝影專業,1992年畢業分配至中國新聞社,同年參加“桂林空難”報道以照片《悼亡靈》獲1992年中國新聞獎。然而,這次突發事件的攝影任務完成后,她卻陷入長達一年多的困惑期。“只是像錄音機一樣翻版生活,覺得每日的工作像機械的運動,沒有新的刺激和挑戰,總是無法全心投入。自己覺得如果照這樣做下去,即使能繼續得獎,拍出別人喝彩的照片,自己也不會滿意。”  



鐘愛的鏡頭似乎也無法為王瑤找到準確的表達途徑,她一度想放棄這個職業。然而,經過冷靜思考和不斷探尋,王瑤終于為自己找到方向,她選擇嘗試走進普通人,拍攝圖片故事。當她與他們的情感息息相通時,她知道自己終于找到那條路,可以跟隨自己的內心去尋覓和發現。王瑤經常告誡自己“演員有大小,角色無大小”,即使很平常的事情,好記者也能拍出與眾不同的照片,因為他們在通過照片傳達出自己的思想和情感。

  

1996年,王瑤被中國新聞社派往美國,擔任亞特蘭大奧運會攝影記者,成為中國第一個采訪奧運會的女記者。她冒著40℃高溫,每天背著20多斤的器材,爬10米高的燈架,奔波各賽場之間,“我當時所在的中國新聞社只有一個IOC的攝影采訪證,中國代表團的參賽項目又非常多,在一個場地我只能拍十來分鐘,然后就要風風火火地‘轉場’。當時還沒有數碼相機,每天拍完照片先到新聞中心沖洗,拿回來在旅館的小房間里攤一地,把從上千張底片中精挑細選出的片子掃描后傳輸回北京。整個過程非常熬人,一天也就能睡兩三個鐘頭,吃一頓正經飯,30多天就是這么咬著牙硬堅持下來的。當時采訪奧運會時高負荷的工作,早使我忘記了自己的性別,忘記了嬌羞,忘記了漂亮的裙子和高跟鞋,當時支撐我的就是心中作為一名記者的責任感。奮斗在我看來,就是一個戰勝自己的過程。”

  

1997年三峽大壩截流、2000年以舞蹈家陳愛蓮為主角拍攝《60歲舞蹈家重返舞臺》……作為攝影記者,王瑤深知攝影的力量在于它從誕生之日起就擴張了人類視覺的版圖,注定了參與歷史生活的深度和廣度,成為人類啟迪心智、認知自我、追求真相、探索未來的重要方式。多年來,她力圖通過自己拍攝照片,讓更多的人看到了新聞事件有歷史價值的瞬間。


作品《60歲舞蹈家重返舞臺》

陳愛蓮在北京創辦中國內地第一所私立舞蹈學校,精心培育著130多名小“陳愛蓮”。



為了中國舞的發展,陳愛蓮帶領學生到廣州芭蕾舞團研究學習西方舞蹈藝術。



畢竟60歲了,陳愛蓮有時也感到力不從心。



由于長年堅持刻苦練功,陳愛蓮自稱寶刀未老。


陳愛蓮祈禱演出成功。



一年多的準備,舞蹈《紅樓夢》于1999年夏天在廣東7個城市巡回演出。開場前幾個小時,陳愛蓮帶著學生在劇場練功。



準備登臺。



60歲的陳愛蓮,在由中國古典名著《紅樓夢》改編的舞劇中,領街主演16歲的少女林黛玉。



演出結束后,陳愛蓮為觀眾簽名。



重返舞臺的陳愛蓮在沙灘上起舞,仿佛回到自己的年輕時代。



從劇場回到酒店,陳愛蓮病倒了。



第二天一早,陳愛蓮匆匆趕往下一個城市,繼續她的演出。



迎接攝影事業的春天


回顧自己的攝影經歷,王瑤曾感慨道:“我真得感謝生活,在我還是個小姑娘時就給我上了一堂生死大課。很多年以來,我一直在用鏡頭關注關于人性與生死的問題。包括后來的荷賽獲獎作品《60歲舞蹈家重返舞臺》,我是在30歲那年完成的一組專題,我看到了一位六十歲的老舞蹈家內心的孤獨脆弱和由此爆發出的強大力量,我看到了人性的光輝,這次拍攝經歷幫助我從一個少女成長為一個女人。”

  

“還有那些被我拍攝過的人,很多人,讓我進入、干擾、拍攝,這需要很大的寬容。我一直帶著感恩的心態。我感謝他們,也感謝這份工作給了我觀看的權利,不管是看人世的世態炎涼,看個人的喜怒哀樂,還是看成功者、失敗者、奮斗者,都讓我的生活豐富多彩。別人活了一輩子,我彷佛活了好幾輩子。我覺得中國人最應當過的是感恩節!”王瑤認真地說,至純的微笑一直掛在嘴邊。

  

2009年,王瑤進入新華社任副總編輯、攝影部主任。 

  

2012年12月,中國攝影家協會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王瑤全票當選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一名普通的攝影記者,到新華社副總編輯,再到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每一次角色的轉換,都讓王瑤覺得肩上的擔子更重了。接過新的歷史使命,她將中國攝影家協會未來一段時期的工作總體目標確立為:通過全體攝影人的奮力開拓,到2020年,躋身國際一流,創造當代中國攝影的新輝煌,為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而努力奮斗。“圖片作品是攝影領域綜合實力的最終呈現方式。是否具備一流的精品佳作創作能力,是反映一個國家攝影行業核心競爭力的關鍵因素。”她認為,只有堅持正確方向,大力繁榮攝影創作,推出更多體現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具有國際一流水準的精品佳作,才能不斷提升中國攝影的核心競爭力。所以她說:“必須將繁榮各門類攝影創作、提升精品影像創作能力,作為基礎工作切實抓緊抓好。”聲音不大的王瑤,語氣卻很堅定。2014年,中國攝協通過“中國夢影像公益廣告”、“送歡樂下基層”、“攝影曙光學校”等活動,走入基層,在社會各界贏得了越來越大的知名度、美譽度。“在攝影創作發展的同時,攝影理論、教育、編輯、出版等各方面工作,也需要得到全面、協調發展,才能帶來攝影事業的春天。”


2013年12月22日,王瑤在太陽兒童村給父母在監獄服刑的孩子過生日、講攝影知識



強大的精神力是成功的保證


2000年王瑤以《60歲舞蹈家重返舞臺》組照獲荷蘭世界新聞攝影比賽(WPP)金獎。此獎被譽為“國際新聞攝影的奧斯卡”。從此,王瑤這個名字為人熟知,但是獎項光環的背后還有鮮為人知的拍攝故事,這段難忘經歷,經常被王瑤拿來與青年分享。“當時最早我是從報上看到一個很短的消息,說陳愛蓮女士60歲要重返舞臺,而且扮演一個青春少女。當時我只覺得這是一個很適合鏡頭表現的題材,后來經過和陳愛蓮的深入接觸,我才了解到,她的的藝術之路異常艱辛。陳愛蓮是在孤兒院長大的,12歲開始舞蹈生涯,‘文革’期間又被迫離開舞臺。”在交流與跟拍過程中,王瑤才得知,飾演林黛玉是陳愛蓮1997年快60歲才萌生的想法,在編排過程中,導演考慮到她的年齡,提出將其中部分高難度動作稍做改動,遭到陳愛蓮的堅決反對。相反,她還將其中一部分動作難度加大了。

 

 “《紅樓夢》公演后,很多觀眾都不敢相信扮演女主角的是年近六旬的老演員。而在創作這組作品的過程中,我看到和我要展示的,是一位老舞蹈家內心的孤獨、執著和強大的內心力量,我希望讀者能從作品里,看到人性的光輝。”通過鏡頭展示人的奮斗精神,是王瑤一貫追求的目標。她說,無論是事業還是生活,人的一生中都難免有起起落落。在低潮的時候、困難的時候,更需要堅定自己的信心,專注前行。這個過程不僅要戰勝外界的困難,也要戰勝自己心中的軟弱和雜念。比如陳愛蓮,她的藝術之路波折重重,換做一般人可能早就放棄了。在60歲重返舞臺,依靠她對舞蹈的熱愛、依靠她多年堅持的專業素質,更加依靠她強大的精神力量。“一個人不管是做大事還是做小事,都必須勤奮敬業,意志堅定。我們能看到的成功者,無論他從事哪個行業,強大的精神力都是必不可少的保證。”



作品《后911》

(原載《中華兒女》雜志2015年第14期總第405期,文字來源微信:ZHRN1988,有刪減,圖片來源網絡)



一個有人情味的圖片分享APP

分享生活和創意

分享旅行和世界

分享美女等等等

快拍快拍 生于杭州 長在中國

↓↓↓


還可以輸入500
开两个号对赌日赚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