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惱廝:我記錄的是真實的情緒

/ 分類: 快拍訪談 / 閱讀數:77528


編者按:不出意料的,《手機的本子》總冠軍穩穩地落在了那個安靜內斂,卻時不時小宇宙爆發無窮力量的神秘影像作者“吳惱廝”上。好的攝影作品,滲透著攝影師的生命體驗與美學素養。吳惱廝的照片便是。小編也曾經困惑為何這個少年的影像有一種超越年齡的灰暗陰郁,卻又不盡然,溫暖明媚的東西又洋溢其間。有時想一吐為快,有時卻又欲言又止,困頓糾結。這個細膩敏感,極有影像天賦的少年內心到底在想什么?他又經歷了什么?聽他和我們敞開心扉聊一聊吧!


我喜歡拍些不起眼的東西,隨時隨地拍,跟著感覺走。偶爾也會自拍一下,不過更多的還是拍朋友,我會跟他們先聊,讓他們跟著自己的情感走,很自然。我希望記錄那些真實的情緒,或深或淺,或喜或悲。——吳惱廝





我是重慶師范大學美術教育的大三學生。大一下半個學期,我開始玩攝影。當時買了一個單反,自己看書學著拍點。由于不愛出門,我最初就拍自己手的影子,拍了蠻多,我發現那樣我會特別開心,是一種情緒釋放吧!之后便迅速愛上攝影,每天在網絡上看別人拍的照片學習,后來慢慢的發一些照片,最初也挨罵。










記得我看到的網絡上最犀利的一句點評是:你拍的這么爛,也是挺牛逼的!哈哈,對于我的照片,朋友評價最多的是看不懂、恐怖、鬼片、憂郁一類的詞,自己的經歷我很少跟別人說,只有家人和幾個好友清楚我到底經歷了哪些痛苦。





攝影是我的一個出口。大一軍訓時候,突發一種皮膚病,身上長疹子,渾身難受。家人帶我去各個醫院治療 ,嘗試了很多偏方都不行。有一次我在一個皮膚病醫院住了一周,每天都要做藥蒸,要走進一個高大封閉的高溫器里做,每一次都很恐懼。從大一開始反反復復治療吃藥到大二兩年時間,我都在惶恐中度過,我開始不愛說話不愛出門。

奶奶也在我大一的時候患病去世,這對我打擊很大。這讓我真正感受到,生命很脆弱,生活中有很多不確定的煩惱。所以我給自己取名“吳惱廝”,我想做一個沒有煩惱的家伙。


父母在那段時間的焦急和照顧,四處打聽處方,我媽說,寧愿她幫我承受這些痛苦,那之后我知道了人生應該感恩。也很感謝攝影,因為照片我認識了很多人,開始相互交流,沒以前那么閉塞了。要不是它,我現在還可能整天悶著。攝影讓我釋放太多負能量,也收獲了太多人的鼓勵和幫助。也感謝快拍快拍,給我太多支持和鼓勵。


我現在身體還不錯,只是多了很多忌口。或許是這段經歷,讓我明白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我和同學在很多東西的理解上會有些不同。





我喜歡那些有內心獨白的攝影師。我知道用攝影表達內心是幾年前藝考時碰到的一位老師,她叫曹瓊月,她的故事和照片也影響我很大,給我很多鼓勵。我始終明白我是為了自己拍,而不是取悅別人。很多時候我也會在想,我的照片是不是太自私,太極端了,只顧自己,忽略了觀者。

對于未來,我沒想太多。我想足夠喜歡,能堅持拍下去就很好了。




還可以輸入500
开两个号对赌日赚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