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瀾:攝影難在太容易了 | 他們為什么要攝影 Vol.1

/ 分類: 每日推送 / 閱讀數:76928
他們為什么要攝影 Vol.1
王文瀾


1980年,北京時尚女青年。



美國聯系圖片社總裁普雷基曾這樣評價這位攝影師:


他的照片既不浪漫也不懷舊,它們微妙而復雜,既非描述也不是說明。他離被攝物很近,以產生一種真正的親近,他離被攝物又很遠,做到不干擾被攝物。這種保持微妙平衡的做法很接近布列松的方式,但風格上更加開放自由。


1985年,北京人民大會堂,鄧小平會見《重訪中國》國際新聞代表團


這位在普雷基眼中有點像魔術師,又像個詩人的攝影師,就是王文瀾。王文瀾的鏡頭一直在捕捉中國各階層日常生活瞬間,系列作品《廣場漫步》《自行車王國》《愛樂》《偶然》已然構成一部中國世俗的生活斷代史。今天,我們一起跟著陳小波老師的訪談來看看他的作品!


1991年,上海光新路口。


兩個青年騎著自行車背著吉他 這是當時最時髦的行頭


◆ ◆ ◆


我一直在追求味道獨特的瞬間


陳:你認為你在攝影上是屬于有才華的那一類人嗎?

王:我在什么方面都沒什么才華。嘿嘿。

陳:不會吧。你屬于審美情感和審美能力與生俱來的那種人。你是我周圍掌握視覺規則準確的人之一。

王:我要自己說自己有才華很尷尬。我能做的就是沉下來,靜靜拍攝。看上去沒什么動靜,實際上眼睛在看、在搜索,腦子在判斷、在選擇:我怎么才能拍出給人一種獨特味道的瞬間,看起來不一般卻不可言傳。我一直在追求這個。

陳:好多年前,北京新聞攝影圈里有這樣一種說法:在同一個地方采訪,大家喜歡在一個角度擁擠著。王文瀾慢悠悠地來了,總會選擇在和大家相反的地方拍。第二天見報的照片,王文瀾的那張還是最獨特的。那些年,你總是能做到趕到現場,等待時機,讓自己的畫面避免趨同、充滿意趣。

王:過獎!我是慢性子,干什么事都慢兩拍。和郭建設一起出去拍東西,回來人家都發稿了,我還在磨譏呢。我這性格不太適應在報紙干。性子太慢。但是我一直希望對事件的理解力和影象力能幫助我更好的完成拍攝。

陳:你的慢還表現在其他方面。你拍自行車十幾年,起碼有幾千張底片。記得我好幾年前就問你:你那么多自行車的照片你怎么還不弄成集子?你說急什么啊!

王:我不會急功近利,我在慢慢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

陳:對你的照片需要有另外一種閱讀方式,你不屬于爆發力很強的攝影者,又總與被攝者保持一定距離。所以不要指望在你那里看到強烈的影象。但不得不承認你細膩、溫和、甚至平淡的影象背后自有其深意。

王:責任感表達的方式也是多種多樣,我的責任感會用屬于自己的方式表達。我相信我的照片也是在用另外一種形式記錄變革、參與變革。

陳:所以你的照片被稱為“王文瀾文化”---北京胡同文化、自行車文化……

王:這些都是我的慢性子磨出來的。我在用相機智取,而不是強攻。

陳:我看過很多人的膠卷,甚至看過所謂廢片。但我從來沒看過你的,你拿出來的就是完美的了:挑好了、裁好了、做好了……

王:每一個攝影記者拍不出來好照片是非常正常的,拍好照片才是罕見的。我平常一般不拿出不好的片子出來,是因為我認為拿不好的照片給人看是不尊重人的表現。但拿出過于完美的東西給人看也同樣是不尊重人,有強加于人的意思。對方可能想看更自然的東西,而你沒有想人家具有怎樣甄別你的東西的能力。


一對情侶手拉手騎自行車


1980年下班高峰期



父親用自行車帶著孩子在冰場玩耍


母親騎車載著兩個快樂的孩子


廣西,1988



我悶著的時候,是在積蓄能量的時候


陳:你是一個在亂世中能保存自己的人,沒有平衡過不了日子。你遠離沖突,你不會傷害人更不會讓人傷害你。可能有不欣賞你的人,但永遠不會有敵視你的人。

去年賀延光要求去伊拉克,前線沒有去成他卻一頭扎進了非典病區……椐我對你的了解,你是不會去主動要求去激烈的地方。所以你選擇的都是容得你靜靜拍攝的東西:胡同、自行車、音樂家、北京普通人的生活……

王:這確實是我的根。你看的準,你一針見血。(笑)

陳:可更多的人說你一針扎不出血來。(也笑)

你的個性不適應做新聞記者。舉止從容,四平八穩,恨不得把自己深藏起來。這么些年,很難見到你的悲喜呢。

王:也許我更適應做自由攝影師-------但也是那種吃不上飯的自由攝影師。我平常的狀態是靜若處子,但是我也有……

陳:動若脫兔的時候?

王:我動腦子啊!看上去慢悠散步似的,但我腦子不停地動呢!我很多的動靜在內心。我也打過籃球啊!

就和運動員在球場上跑位一樣。有的球員滿場飛,但沒有什么節奏,也不具備突然性。沒有突然性,就沒有臨門一腳的機會。拍照片也是這樣。

陳:突然動起來是需要準備的。你突然動起來前的準備是什么?

王:我悶著啊!其實我孤獨的時候很多。我悶著的時候就是在積蓄能量的時候。

我把生活中很多東西和攝影都能聯系起來,但這需要有時間一個人靜靜體會。比如看比賽,比賽中運動員的跑位,我就能和攝影聯系起來。連吃飯也能和攝影聯系起來。

陳:我有時候在也會在一段時間內把自己藏起來。讀書、冥想、不做什么。“把船開到水深之處”,反而體會到安靜中奇妙的能量。

王:有一段時間由于工作上的原因、生活上的原因我在家里窩著。看上去好象自己跟自己較勁。但那沒有壞處。

陳:你發瘋過嗎?

王:發過啊!攝影者要發瘋,你不發瘋就沒有那一瞬間的爆發。不發瘋很難。

陳:你還有發瘋的時候?我怎么沒有見過。你是內心發瘋吧?

王:我內心的東西,不管是驚濤駭浪還是波濤翻滾,在外表上顯露不出來,內心已經是巖漿卻不會噴發出來。很多人在拍照時候就會露出來他的激動:呼吸急促、滿頭大汗……

陳:老百姓印象中的攝影者攝影者大都是個性外向、行為夸張、動靜很大的一群人,總穿著印著大字的攝影背心……

王:對!凡是自己有的鏡頭全扛著,像賣器材的。你就看那些插著八支鋼筆的人,定不是作家。

陳:可是我看到的一些國際上的攝影大師卻舉止安詳,語言行為不事夸張,甚至有些害羞。你留給我的印象也是一直穿土地一樣的顏色的衣服、騎自行車拍攝、用小相機。你現在開車了,車上還備著自行車。

王:攝影者走到哪里不要露相為最好。我也有過張揚的時候,剛開始時也顯示新的器材,和人比鏡頭好、長、多。歸根結底是因為你對自己不自信,才去拿這些證明自己。好在這些時候不長。我發現,這樣很耽誤事,精力分散。后來我的鏡頭幾乎就是一個,我最經常用的就是傻瓜相機。

陳:有人說過:看好的攝影記者工作是一種享受,那相機像長在他手里一樣!不好的攝影師一看姿勢就不對,姿勢不對就拍不出好照片來。

王:在現場太激動、動作走型反而對事物本身會失去了觀察。

陳:無論怎么說,你都是一個比較清醒的攝影者,你在88年第一次獲得“十佳”攝影記者稱號時,就發出了“我們已經被前輩的杰作驅趕到只可以借鑒不可以重復的境地了。”

王:我那次還說:“使我最難堪的事莫過于讓讀者看那些司空見慣的圖片。”對吧?

陳:你從年輕起就一直喜歡不那么直接、那么劇烈的拍攝嗎?

王:雖說性格上不喜歡矛盾沖突,可我也參加過“四五”運動、唐山大地震、老山前線、水災。相對危險,當然都不是我非要去不可。

比如“四五”,那會兒家里受到沖擊,沒有希望,廣場上發生和事情和自己切身利益有關,有感而發,用一百塊錢的相機釋放內心積壓的情緒。拍攝自己想拍的。去那種有強烈的沖突的地方是出于自身的需要、精神的需要。

后來唐山大地震,我沒有主動要求去。首長說:“小王:你爭取入黨,要到火線啊!”我就去了,也確實在火線入了黨。不過差點死在那里了。

陳:有那么危險嗎?

王:有啊!

陳:當時在在軍區?

王:在師里。師里直屬隊的攝影員。我拍到了被掩埋十三天之久盧桂蘭從廢墟里救出來,那是最有現場感的一張,最劇烈的畫面。海鷗120相機,晚上七點左右,天已經黑了,曝光不足,強迫顯影。但現場感現在沒法比。當時我是置于死地而后生。

我當時病了,是不是霍亂我也不知道,沒有水,沒有藥。吃什么也沒用,一天拉二十多次,人消耗的不行了。后來山東醫療隊給了我一個土方,死馬當活馬醫。用碘酒稀釋喝下去,直接喝。碘酒撒在傷口上都殺的疼,不要說到腸胃了。這么一個糙的法子,立竿見影,三天后居然就好了。絕啊!出來就碰上盧桂蘭挖出來了。當時我的狀況完全就是發了瘋了。這樣就有了那張最劇烈的照片。


埋壓13天的盧桂蘭被救,1976,唐山



時間就是生命,1976,唐山



北京送來的水,1976,唐山


廢墟下的搶救,1976,唐山


唐山豐南斷橋,1976




我和大師沾不上邊


陳:當時攝影圈子里沒有很好的攝影典范,你靠什么?

王:靠自己琢磨,精神上的自慰,自己鼓勵自己。自己拍到一張好照片得到快感。能在身邊挖掘出來很有價值的東西是最高興的事。


陳:當我們竭力想要通過我們的報道告訴別人中國在發展、進步時,攝影者對身邊的事情是否充滿敬意和感情?攝影者的眼睛看到了那些充滿人性的、有趣的、不需渲染仍然能打動人心的故事了嗎?

王:這就是我一直想做的、并正在做的事。我拿新聞說事,但我不會把新聞放在最重要的地位。我會拿很好的圖片來說明新聞攝影是什么。


陳:美國聯想圖片社總監羅伯特·普雷基曾說:“一個人一年能拍出一張能經得起歷史的照片太不容易。我說的歷史,并不一定是不得了的什么時刻被抓下來,而是這張圖片對生活的理解,它是否給讀者留下的啟發觸動?一張好照片就當如此!這樣算下來,拍20年照片,有20張好照片,談何容易?”拍照片也快三十年了,你有這樣的照片嗎?

王:我一張都沒有。但也許我現在看不上的照片幾十年以后有了它的價值。好照片需要年頭、需要別人判斷。我現在自己很難判斷。

我和大師沾不上邊。大師是歷史定的,是時代認定的。除了照片還有很多因素認定你是否是個大師。


1986年,北京天安門城樓下第一次舉行時裝表演。



1982年,北京前門,春天的風。



偶然



攝影難在太容易了


陳: 當你在十幾年前開始選擇自行車系列時,巴西攝影家、經濟學博士塞巴斯蒂昂.薩爾加多在他三十七歲開始制定并實施了他的計劃-----拍攝將成為絕響的勞動場面。從1980年代開始,他用近十年時間奔走于世界仍存在著體力勞動的各個角落進行攝影采訪。他的《勞動者----工業時代的考古學》在世界范圍內都屬于著名的報道攝影。

這樣比起來無論選題還是攝影難度你們都有了明顯差距。這種選擇是你的性格還是文化造成的

王:我當然不如他花的勁大。我并沒有專門去拍自行車,心里有了這個題目,很多時候是順手拍攝,碰到就不放過。我也有拍攝大的選題的愿望,但報社的工作節奏不允許有這樣的時間完成自己的選題。


陳:世界上很多攝影者都用半生來拍有份量的專題。按你的素質應該做一些這樣的事情。

王:我的苦惱在身不由已,我理想的是做自由攝影師。


陳:但如果有有這樣的機會,你認為你的素質如何?

王:我的素質應該問題不大。但是我也有緊迫感:年紀大了才意識到還很多事情沒有干,現在要干亡羊補牢的事。


陳:沒有攝影者不想讓自己的照片長存。除了今天的價值怎樣體現長遠的價值。你想過自己照片的命運嗎?

王:所以我對照片品質的要求一直很高。希望多年之后我所記錄的東西體現出價值來。


陳:雖然你沒有特別有意識地去拍攝所謂專題,但你很多的拍攝已成系列,單張看上去好象沒有什么過人之處,但放在一起已經能證明你對自己生活的時代給以了足夠關注,而且很成規模。

王:我還有很多成組的題材爛在肚子里了。


陳:啊?什么?大概說一下。

王:現在不說。嘿嘿


陳:在攝影上,你是個悲觀主義者,有句話你說了很多年,你總說攝影是最簡單也最難。

王:難在太容易了!我現在仍然這樣認為:攝影往往讓人覺得攝影的形象來的大容易了。


劉曉慶


永遠的“老帕”


王朔


小澤征爾


永遠的王選,1991



王文瀾論攝影30句
1、我在乎選擇。我不是電影攝影師,我不能掃射,而要說服自己,按一次快門就要負一次責任,要珍惜自己的底片,堅定對瞬間語言的信念。
2、其實新聞攝影的命運從來是在自己手里,只有自己打敗自己。我們的狀態、我們的素質,決定了我們照片的質量。
3、拿相機的人,在不拿相機時要想得更多些,這樣在拍攝時就知道拍什么和怎么拍。
4、業余時間我想保持一種孤獨的狀態,在這種心境中可以讀進一些書,這可能給拍攝帶來暫時的損失,長遠看卻會帶來持久的效益。新聞攝影最不能急功近利。
5、長期積累是吸的過程,偶然得之是呼的體現,按下快門就是釋放,偶然之中包含著積累的必然。
6、我的照片應該比我會說話,我再累一點,全是為了這個。
7、畢竟,攝影是個講年頭的事兒。
8、我和大師沾不上邊。大師是歷史定的,是時代認定的。除了照片,還有很多因素認定你是否是個大師。
9、我能做的就是沉下來,靜靜拍攝。看上去沒什么動靜,實際上眼睛在看、在搜索,腦子在判斷、在選擇:我怎樣才能拍出一種給人獨特味道的瞬間,看起來不一般又不可言傳。我一直在追求這個。
10、我這性格不太適應在報紙干,性子太慢。但是我一直希望對事件的理解力和影像力能幫助我更好地完成拍攝。
11、我不會急功近利,我在慢慢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
12、我在用相機智取,而不是強攻。
13、每一個攝影記者拍不出好照片是非常正常的,拍好照片才是罕見的。
14、我平常一般不拿出不好的照片出來,因為我認為拿不好的照片給人看是不尊重人的表現。但拿出過于完美的東西給人看也同樣是不尊重人,有強加于人的意思。對方可能想看更自然的東西,而你沒有想人家具有怎樣甄別你的東西的能力。
15、我動腦子啊!看上去慢悠悠散步似的,但我腦子不停地動呢!我很多的動靜在內心。
16、其實我孤獨的時候很多。我悶著的時候就是在積蓄能量的時候。我把生活中很多東西和攝影都能聯系起來,但這需要有時間一個人靜靜地體會。比如看比賽,比賽中運動員的跑位,我就能和攝影聯系起來。連吃飯也能和攝影聯系起來。
17、攝影者走到哪里不要露相為最好。我也有過張揚的時候,剛開始時也顯示新的器材,和人比鏡頭好、長、多。歸根結底是因為你對自己不自信,才去拿這些證明自己。好在這些時候不長。我發現,這樣很耽誤事,精力分散。后來我的鏡頭幾乎就是一個,我最經常用的就是傻瓜相機。
18、我們已經被前輩的杰作驅趕到只可以借鑒不可以重復的境地了。
19、使我最難堪的事莫過于讓讀者看那些司空見慣的圖片。
20、好照片需要年頭、需要別人判斷。我現在自己很難判斷。
21、我對照片品質的要求一直很高。希望多年以后我所記錄的東西體現出價值來。
22、我還有很多成組的專題爛在肚子里了。
23、攝影最容易也最難。難在太容易了!
24、畫畫要先學會看畫,拍照片要先學會看照片,這是橋梁。
25、我的照片也會隨著年紀增長、精神追求增多,表現也越來越平和。
26、這個時代,拿著相機就可以在任何角落進行拍攝,人人可以生產圖像。現在沒有專業和業余的區分,只有職業和非職業的區別。
27、我認為攝影師除了攝影的能力,還應該有其他方面的能力,內心要豐富。
28、有很多照片是偶然得之,一些機會也是偶然得之,就像每個人的誕生都是偶然的一樣。
29、看來只用眼睛照相不行,要長心眼,用心拍!
30、我經常這樣想:我不是握著機器的機器。


以上內容訪談部分節選自陳小波《他們為什么要攝影》一書,經陳小波授權發布,圖片來源網絡。


還可以輸入500
  • 葉語

    學習,謝謝快拍快拍!

    2016-10-19

  • xiadaopp

    受教育啊!沒有幾十年的辛勤拍攝和思索說不出這些話。

    2016-07-12

  • 阿元

    王老師是我的偶像!!

    2016-05-28

开两个号对赌日赚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