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身敦:新聞攝影不是女人隆胸整容

/ 分類: 快拍訪談 / 閱讀數:81172


個人網站:http://www.andrewwongpictures.com/


王身敦,Andrew S.T. Wong,英籍華人,現居北京,獨立攝影師。從1983年開始任合眾國際社攝影記者,路透社任助理編輯、攝影記者、首席攝影記者以及亞洲新聞圖片副主編,常駐香港、倫敦、新加坡、北京。1998年到2004年,王身敦在路透社北京代表處任首席攝影記者,2004年加入蓋帝圖片社。曾任1998、2003年世界新聞攝影比賽(荷賽)評委。



去年的今天4月,同樣風和日麗的時節,西湖邊柳浪聞鶯,一對情侶相互依偎著坐在岸邊,同撐著一把油紙傘。身后,早就留意到這一幕的攝影師王身敦,靜靜地觀察、構圖,等到所有游客走過,悄然而迅速地按下快門,他總能在人們察覺之前拍到那張不受干擾的畫面。


20天后,這張帶著暖暖的西湖春色的彩色照片成為王身敦在香港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光影作坊舉辦的影展《過日子》中的其中一張。為了完成這個叫《過日子》的展覽,王身敦帶著太太,自駕一個月,從北京到曲阜、濟南、蘇州、揚州、杭州,一路拍過來。下雨天,一個打傘,一個拍照。



湊展覽的浮光掠影式拍攝并不是王身敦想要的。所以這趟來杭州,他帶齊裝備,用兩天時間繞西湖走了一圈,從武林門走到拱宸橋,沿著運河走了一遭。拍橋西古街上的悠閑的生活,拍望江門那些賣熱水的普通老百姓的生活。“這是歷史的一部分,很多城市沒有了。”


王身敦喜歡那些留著歷史氣息的黑白影像,生活中的他也尤其欣賞有著悠久歷史文化浸潤的傳統藝術。“每個城市都有它好與不好的東西,每到一個地方,我就會去找這個地方文化的精華。”在倫敦,他聽歌劇;在蘇州邂逅評彈,讓他萬分驚喜;這次來杭州,他又結識了越劇、昆曲。看著在臺上描眉畫眼的戲曲演員們,王身敦忍不住起身拍攝。“你看那些演員化妝時的每一筆,每一劃,都讓你感動,這是一種文化的積淀。如果她化妝的速度再慢一點,可能會更好。”


是的,慢點或許會更好,這也正是王身敦現在的拍攝狀態,慢慢地走,靜靜地觀察、感受、記錄、創作。只有在換膠卷的那一刻,世界對他來說是停滯的。王身敦始終相信,真正拍照片的人不會跳來跳去,就好像釣魚的人不會跑來跑去。也正如那個他上世紀80年代在斯里蘭卡碰到的戰地攝影師詹姆斯·納切威——他迄今未為止遇到的最出色的攝影師一樣:安靜、專注、極致。


同樣安靜、專注的王身敦性情溫和,但當談及數十年來所從事的專業新聞攝影,卻尖銳直抵要害。




我要學新聞攝影,不釣魚了


娌娌:不管是說話還是拍照,您給人感覺都是一個特別緩的人,很難和在一線奔波的風風火火的通訊社攝影師聯想到一起。能談談您最初為何選擇這個職業嗎?


王身敦:我小的時候經常和一個鄰居一起釣魚、游泳,反正除了讀書,什么都玩。他很喜歡攝影,受他的感染,拍照對我來說是很自然的,和吃飯、聽音樂一樣。高中時我經常去圖書館看《生活》、《國家地理》等雜志的過刊,看里面的報道攝影。尤其是看到中國戰地攝影師王小亭拍攝的一個小女孩坐在被日軍轟炸的月臺上哭泣的報道,很受震撼。當然后來有一段視頻證明,這是擺拍的。王小亭為了拍一張更有視覺沖擊力的,把戰爭中受害者小女孩抱到了那個位置。但是當時我看了那張照片,真的很震撼,我想我要當一名攝影記者,我要學新聞攝影,目標非常明確,不釣魚了。


我很幸運,畢業后就進入通訊社工作,而且在路透,我遇到兩位對我非常好的美國編輯蓋里(Gary)和帕特·本尼(Pat Beni)。那個年代外國通訊社很少華人工作,但是他們把很多采訪機會給了我。我第一趟采訪亞運會時24歲,26歲參加采訪漢城奧運會。上世紀80年代我去了很多地方,越南、柬埔寨、阿富汗、索馬里。我后來一步步升級,一直做到亞太副總裁,當然這和我的自身努力以及工作能力有關,但和兩位編輯對我的栽培也有很大關系。所以為什么我來中國后盡量把機會給年輕人,因為你曾經接受過一些東西,你要回饋,施與受,這是一個循環。



中立:新聞攝影道德底線!


娌娌:你經歷了路透近20年的職業新聞采訪,你覺得做新聞最重要的素養是什么?


王身敦:中立。這是所有新聞記者最重要的原則,是記者的護身符,不中立會害死人。尤其在一些暴力、敏感的沖突地區,非常危險。因為你不知道是誰在觀測你,比方說“9·11”事件,我們沒有稱這個為“恐怖分子襲擊”,而是說恐怖襲擊。如果叫“恐怖分子”,中東那些穆斯林就把你當做敵人,因為你站在另外一邊。還有怎么表現穆斯林,你不能把個人的旗號放到里面。


很多人都說沒有絕對的客觀,但是如果你跟著新聞攝影的道德底線、手冊來做,其實都應該是相當客觀的。比方說你不能因為跟著美軍拍,他們不好的東西你就不拍。你拍了可能會跟美軍的新聞審查發生沖突而被踢走,踢走就踢走,公司會再派其他人。但是那個底線要保持,這非常重要。這就是專業新聞攝影記者和普通人拿著手機拍最大的區別。而且很多時候,事實可能要往后很多年才看得清楚。


娌娌:具體講,一般的拍攝,比如拍政治、娛樂、體育照片,如何體現中立客觀?


王身敦:不管政治、娛樂,還是體育,我都是用很正常的方法去拍。比如說拍兩會照片,我也發過兩會睡覺的照片,但不會無緣無故發,比如說我看到這些人基本上每個早上差不多九點半、十點鐘開始睡覺了。而且通常不是個別人,已經是一種常態,我是把這個常態記錄、報道出來。但是現在我看到有些攝影記者盡情使用平生所學技巧,丑化、美化和神化兩會及其代表。這種新聞攝影就好像暴發戶女人隆胸整容,把名牌都掛在肉體上,結果成了會走路的圣誕樹。新聞攝影是傲雪松柏,不是圣誕樹。我支持各種風格,但絕不能破壞新聞攝影的道德底線:中立!新聞攝影如果沒有被信任和尊重,它將失去一切。個人風格和藝術可以存在,但絕不能喧賓奪主。不要把它作為沒有中立和真實報道的遮羞布。


娌娌:但是年年拍兩會,常規照片似乎讓人產生視覺疲勞。


王身敦:其實我也曾經因為市場的壓力,在照片中加過一點點味精。那時候通訊社每天12點多會給你一個照片的報紙采用報告,市場上主要是報紙。如果你每天拍的照片總是沒人用,真的挺難受的。我會去看,我的照片出什么問題了,為什么報社不用?在那種競爭環境下,很多人都會開始嘗試把畫面做好看一點:構圖多一點東西,加強沖擊力,等等都有。但是無論如何要把握好道德底線,我確認我沒有低過底線,味精只是一點點。


高鐵穿越北京城內殘存的傳統建筑 2011年10月23日 王身敦


戰地不浪漫


娌娌:通訊社記者經常出現在國際重大事件的一線,談談讓你印象比較深的采訪經歷吧!


王身敦:1993年索馬里內戰,老布什派了兩萬多美國士兵進入索馬里。我跟著美軍到了索馬里。我們租了一個院子,所有人住在一起,有高墻,也雇了本地人當保鏢,每次出去拍照都穿防彈衣,40磅,很重。在索馬里,外國記者是恐怖分子、極端分子的目標。我一個人出去拍,兩個保鏢保護我。這些保鏢非常好,他們比我更緊張,我在街上拍5分鐘,他們就推我上車走,他們知道環境非常危險。有一次我和一個保鏢聊天,我問他殺了多少人,他說大概40個人吧。然后他很謙虛地說,“其實因為我的槍比他們好”,他有AK47。我們還有自己的廚師,有一次我跟廚師去買菜,遠遠看到一塊黑色的東西,一走近,所有的蒼蠅飛起來,其實那是塊駱駝肉。駱駝肉是我們經常吃的食物,這次之后,我說我們吃其他東西吧。他說,龍蝦吃不吃?我說吃,龍蝦好,然后他就去海邊買了一大麻布袋的龍蝦。上世紀90年代初經濟危機還沒來,通訊社還是比較富有的。


娌娌:有沒有遇到危險?


王身敦:在索馬里,我們攝影師按月輪,我在那呆了一個月,另外一位黑人同事哈斯·邁納(Hos Maina)來接替我。一年前他曾在高速上遭遇車禍,大腦受傷,那時候剛休養好,反應明顯遲鈍了,講話也慢。我和他聊的時候聽得出來,他不想再去索馬里,但是公司安排他去。我走的時候看他對著墻睡覺,不想打擾,沒打招呼就走了。一兩個禮拜后,他和其他幾個攝影師在索馬里全部遇難……


當年10月份,美國“黑鷹號”墜落,在索馬里的美軍為了救受傷士兵,打死了近千名索馬里平民。第二天有槍手找到路透、美聯社的記者,說可以帶記者去看美國怎么打死這些人,我的幾位同事就一起去了。那個時候大街上的索馬里人看到外國人已經瘋了,最后我的幾位同事和其他幾個記者被他們活活打死。


和他一起遇難的路透攝影記者去世前兩天,我在倫敦做編輯發過他的照片。他拍了一張穿著三點式泳裝的美國女兵在海邊曬太陽的照片,那張照片有點像擺拍的,總編輯讓我給他打電話確認。他接到我電話的時候很生氣。我覺得我很糟糕,一個,在他死之前還要問這種問題。另外一個朋友,連最后一面也沒見到。


在哈斯·邁納的葬禮上,總編輯讓我照顧他十歲的兒子,讓我給孩子講了他父親的死,那種感覺真的……這是我最后一次去有危險的地方,那時候我太太已經懷孕六七個月了,我要對孩子負責。現在我看到很多人老講戰地,覺得很浪漫,很英雄,神經病!


上海楊浦公園內晨練的婦女 2009年11月7日 王身敦 攝


新聞攝影師,首先做好人


娌娌:1998年你到北京組建路透駐中國記者站,有一批中國攝影師通過China Photo為路透供稿,能否介紹下當時的情況?對比當年的新聞攝影師照片,您覺得這十幾年有哪些變化?


王身敦:China Photo是供中國新聞攝影師向路透發稿的平臺。當時我面對兩個方向,要么什么都不管,自己拍照片,和從前的駐站攝影師一樣,要么向不同的中國攝影師約稿,做真正的新聞,我選擇后者。

我剛到北京的時候他們還拍膠卷,照片曝光不太準確。用掃描儀,高光的地方還是過的,后來用數碼,還是用自動檔。你能看到他們的照片一直在改,互聯網興起來,他們看網絡,開始學,照片變得很藝術,開始你覺得還不錯,后來越來越多這樣的照片,那就慘了。現在抄起來更厲害,一模一樣的,有些有擺拍的痕跡。和以前相比,現在的照片更美麗了,攝影師也越來越大膽,更多抽象藝術的東西在里面。


娌娌:不同機構對新聞攝影師要求不同,您從路透的一線攝影師做到編輯乃至高層管理,選拔過一批攝影師,能否談談路透對攝影記者的要求?


王身敦:我離開路透已經有些年了,我只能講我在的時候的要求。對于攝影記者來說,更重要的是是否能熟練運用攝影語言,照片沒辦法吸引通訊社編輯,第一關就沒法過了。幾個人應聘,如果攝影都達到某一個水平,剩下的就看你的思考能力,你對新聞的解讀能力。所以攝影記者的獨立思考能力很重要。你看到一個新聞,知道從不同角度去分析,從哪個角度去做新聞。還有,在通訊社你對國際政治新聞要非常熟悉。


娌娌:視野要開闊。


王身敦:對。你對所在國的了解以及你在當地的人脈;每一個駐站攝影師要有獨立工作的能力。我來中國之前就一兩個攝影師,有時他們會和一些自由攝影師合作。這一兩個攝影師要看整個中國,要知道中國正在做些什么,正在發生什么事。通訊社攝影記者要有獨立編圖的能力,好的攝影師其實也是一個好編輯,至少能編自己的照片。


你還要具備很強的抗壓能力。很多時候可能要你去一個陌生的地方,要求你迅速找到新聞熱點,在大事件的新聞現場,你會碰到很多其他媒體記者,你能利用你的人脈,和他們一起找到新聞線索,開展工作。還有,新聞采訪很多時候是團隊合作,在通訊社,非常注重團隊合作。我那個時候帶隊,最討厭人爭取個人榮譽,搶采訪位子的人。


但是我覺得最重要的,也是我一直強調的,新聞攝影師首先要是個好人,要不然你在新聞里會出很多問題的。很難知道,到最后你能不能守住底線。我在路透、蓋帝工作的時候,親眼見過有些人做假照片,覺得不可思議,那個人怎么會做假照片呢?但他就是做了。


江蘇南京雨中走過法國精品店的男人 2012年11月9日 王身敦 攝



做新聞紀實,要有點精神



娌娌:您經常強調照片的風格,風格對于一個攝影師而言到底有多重要?


王身敦:非常重要。攝影跟繪畫不一樣,沒有筆法,沒有調色,很難看出這張照片是誰拍的。最糟糕的是,你給人看一組照片,這組照片看起來好像10個人拍的。攝影在技術上,很難看出誰拍得好,而風格方面還有機會。不過現在也難了,互聯網上能看到各種各樣的風格,你抄我的,我抄你的,你學我的,我學你的。但時間一長,超過三年、四年、五年,你還是能看到攝影師的風格,也能看出攝影師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就對了。我遇到過的最出色的攝影師,詹姆斯·納切威,他二十多年來的照片都是那種強烈的風格,看了以后你都知道他是什么人,是什么攝影師。


娌娌:您能否以自己的觀察和思考對我們中國的的青年攝影師提些建議?


王身敦:我覺得紀實攝影師需要一點精神的力量,很多人開始的時候有,后來就開始轉變。有人問我如何保持對新聞攝影的熱情,我建議要多一點平常心,不要在改變的洪流里面淹沒了。你可以回想一下當初,為什么選擇做紀實新聞攝影。照片有沒有人去用是受很多環境影響的,最重要的還是自己有一顆強大的心。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你的照片到什么水平,將來會有什么樣的歷史定位,你要保存的是什么。攝影沒有多偉大,但它是一個好職業,能記錄人類歷史。


前陣子我去南京,看到一位老攝影師拍的大躍進、文革時期的很多老照片。攝影師告訴我,里面很多照片都是假的,擺拍的。仔細看,那些照片真的很像藝術品。一個爐一個爐,很藝術。新聞擺拍過了很多年之后,它真的就變成了藝術。一個高水平的攝影師如果在當時就覺察到這是一個瘋狂的時代,他會有一些伏筆埋在里面,像納粹德國時期桑德的照片。但我在那批照片和其他一些我買過的照片中,沒有看到那種精神,我看到的只有熱情。德國納粹統治的時候,很多紀實攝影師夠膽,替猶太人拍了很多照片,現在你就能看到那些猶太人的命運是什么樣。所以,做紀實新聞攝影師要清醒一點,有一點精神在里面。



王身敦(左一)在2013年快拍盛典上和嘉賓和快拍小友交流。 陳中秋 攝



相關鏈接:


2013年3月16日,杭州浙江大學玉泉校區永謙劇場人聲鼎沸,快拍快拍網2012年度盛典正在進行中。


隨著快拍它、旅行快拍、西湖荷賽、最小友等一項項年度攝影賽事的公布,最終迎來了快拍盛典分量最重的首屆快拍年度攝影師獎的頒發,來自寧波的快拍小友“老男孩”憑借幾組質樸動人的紀實作品榮膺年度攝影師稱號,快拍盛典嘉賓王身敦為其頒獎授詞。


一直在后臺候場的王身敦從頭至尾看完獲獎作品,感慨地說:“大時代沒有小照片,這些記錄我們日常生活的場景影像,其實都是在記錄我們這個時代,這也是我現在想做正在做的事。”


隨后,王身敦以一名新聞攝影師的坦誠之心向大家介紹了自己的新聞攝影生涯及部分攝影作品。講座之后,王身敦還與現場嘉賓同臺互動對話。對話精選如下:


徐斌(浙報集團圖片新聞中心主任):你如何平衡自己的照片和單位需要的照片?


王身敦:我覺得拍好工作照片是對攝影記者的基本要求,當你穩定地完成工作記錄,你就可以投入自己的風格來拍照片。我那個時候是100%、全心全意地用通訊社的風格拍照片,在休假或者上下班的路上用自己的風格去拍照片。我覺得這樣更清楚、更開心,我不介意花更多自己的時間來拍照片。照片拍得好,我還可以拿去給編輯看。我覺得在這里面沒有太大的沖突。


快拍小友“天高地遠”:我們都是快拍小友,沒有機會親臨突發事件的現場,也不一定有時間深度跟蹤,平時就拍日常生活,您能給我們一些建議嗎?


王身敦:我剛才說,其實大時代是沒有小照片的。我不太明白小友為什么要拍突發事件,其實我都不想拍突發事件。如果你想提高攝影技術,特別是業余的朋友,我希望你從自己身邊的人、你關心的人開始拍。比方說拍肖像,拍你的父母,你的女朋友,你的妻子,你的家庭。你對他們傾注了很多的愛心和關注,你肯定能把他們拍好。在練習中,你會變成一個很好的攝影師,然后慢慢擴散到家庭、日常生活。


街頭也是一個很好的練習場地。它需要你的預見能力,最好的元素都能出現在你的面前,其實你不需要擺拍、干擾。攝影很奇怪,你小心地看,總有那么一瞬間,所有東西都會以最好的狀態呈現,這就是布列松講的“決定性瞬間”,它肯定有的。但是在訓練的過程中,你不一定會拍到那張照片。其實你拍不到也不是個大問題,關鍵是你是否看得到。



PS:3月19日,傅擁軍請王身敦幫忙評選當天快拍快拍網“每日之星”。傅推薦的是一張車禍現場照片,王身敦不滿意,最終選了一張小女孩蕩秋千的(如下圖)。“這張照片太可愛了,攝影師說的真好,只要有心面對生活,生活就是這么多彩!”


快拍小友  靜候佳音 攝


徐忠民(浙江大學新聞攝影教授):你的照片讓我想起布列松和馬克·呂布,他們漫游中國,記錄了中國大變動時期的百姓生活和時代變遷。我感到你的照片有布列松講的“決定性瞬間”,但在對人生活的觀察和記錄層面,你又有馬克·呂布的情致。你自己有這種感覺嗎?另外,你在講座中基本上以圖像說話,很少講解。然而攝影應該一方面是攝影師通過畫面向讀者傳遞信息,同時攝影師也有自己的看法,這種畫面與說明兩者之間的關系如何處理?


王身敦:第一個問題,攝影是全球共通的語言,和布列松、馬克·呂布一樣,我們用一種語言來講話,所以很接近。就像現在,我們都講普通話,我講得比較糟糕。我關注人民的生活。很多時候我會坐在街上看東西,街上的東西其實比電影更好看,不停的有人在做不同的事,有些很瘋狂。我說過我拍不到沒問題,我看得到也很好。我只記錄我看到的東西,我總不能老在大新聞、大時代里面。攝影是我幾十年來的生活,我總會拿起照相機拍照片,看東西的時候,已經有一個個框框,我都可以看到很多東西。我們之間相近很正常,有時候攝影很簡單。


第二個問題,攝影有先天一個大問題。如果照片沒有文字說明,它帶出來的問題比你解答的問題更多。很多照片,要是沒有文字說明,你就更糊涂了。它好像有很多東西要告訴你,但其實是沒有答案的。但是我很相信攝影的語言,我更注重照片里面表達的人類的感情,還有背后的信息。攝影的語言就像音樂,你不可能在有音樂的時候講話,這是很可笑的。


鄭幼幼(浙江攝影出版社攝影工作室主任):您說過“大時代是沒有小照片的”,而攝影是最擅長記錄這個時代的藝術媒介。國內外攝影師都非常關注拍攝中國的影像,您拍了這么多年,有沒有哪些遺憾的地方?您現在準備如何拍攝記錄?


王身敦:我是在2008年離開蓋帝圖片社之后才開始專心拍自己的照片的,在我打工的時候,我有很多行政工作,比如帶隊去采訪。那時候基本上很少拍照片,所以我不是在一線拍照片的,現在算“重新開始”。


第二個問題,我的野心不大,個人能力是有限的,在攝影這個汪洋大海里,我微小得不得了。但是將來肯定有很多關于改革開放的歷史影像,要是里面有一兩張我的照片,我就覺得很高興。現在我可能拍不了很多東西,不像做記者的時候,任何地方都能進去。現在不當記者了,什么地方都進不去,只有平民的東西才屬于我,那些權力已經跟我沒關系了。所以帶一顆平常心去拍吧,不強求。


陳榮輝(都市快報攝影記者):我是一名剛剛入行的攝影記者。大家都說年輕攝影記者拍照片“用力過猛”,我也是這樣,拍的照片看第一眼覺得還可以,看久了就沒有太大意思。您覺得呢?我個人喜歡艾略特·厄維特的照片,有一種穿越時代和空間的優雅感。無論男女老少,是否受過教育,大家都能從他的照片中獲得快樂和啟發。


王身敦:照片是攝影師境界的記錄者,什么攝影師拍什么照片,什么心態出什么照片。特別是做記者,如果你非常著急去投稿,你會發現你拍的照片非常急,廣焦啊,夸張的構圖啊,顏色啊什么的都放進去……我覺得這個要慢慢來,可能跟年紀輕有關系吧,你老一點的時候就沒有這么沖動了。


王身敦在2013年快拍盛典幕后注視著臺上臺下。 陳中秋 攝

還可以輸入500
  • Jody

    照片無法顯示。T0T好著急啊。。

    2016-07-17

  • fang168

    看后,獲益匪淺。遺憾的是,文中照片為何無法查看?

    2016-04-16

开两个号对赌日赚2000